Welcome to合肥101补习学校【官网】

Customer Hot Line

17343049942

Contact us

ATTEN:
合肥一中101补习学校
phone:
17343049942
QQ:
187008730
ADD:
合肥一中

Article Recommendation Article details

心理咨询师挂靠价格

author:合肥101补习学校【官网】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19-12-23 09:37:09

本文由北京铂瑞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心理咨询师挂靠价格相关内容。北京铂瑞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专业提供心理咨询师3级培训班,心理咨询师3级培训,心理咨询师3级难考吗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产品服务因高质量,低价格等优势,获得行业内一致认可,获得了客户的一致好评。

心理咨询师挂靠价格咨询费用是心理咨询师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它是心理咨询中的一个重要设置。王雪岩老师认为,它同时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移情指标。心理咨询研习社邀请到了王雪岩老师与我们分享她对心理咨询收费相关的思考和经验。心理咨询研习社第二讲

主讲人 |王雪岩 @王雪岩

简单心理认证合作咨询师

督导

培训师

持续接受个人体验及督导

本期概览:一、如何定价?(定价的原则)二、定价对于咨询师的意义(咨询师需关注到自己与收费相关的心理内容)三、定价对于来访者的意义(来访者借费用表达的心理需求)四、如何实施定价?如何应对因定价造成的影响?

一、如何定价?(定价的原则)

咨询师的收费标准是由咨询师来制定的,咨询收费本身是我们咨询设置的一部分。

我们都知道咨询设置,是由咨询师来设定,并且是由咨询师来保护的。这个设置本身并不与我们的来访者去讨论,去征得他们的同意。

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当你制定了这样的一个设置的时候,这个设置就意味着它成为了咨访关系在工作中的一个参考指标,一个工作平台。那当这个平台一旦设定下来,它其实也给了我们一个参考的标准。

当我们的工作很平稳的进行的时候,我们可能感受不到这个设置对于我们工作的意义。但是,一旦这个设置被突破,或者它的边界被触及,我们就会意识到有很多的事情、很多的地方是值得我们去关注的,可能是我们需要在咨询过程中去处理的。

所以,在咨访关系里制定咨询价格,既是咨询师的一个权利,同时也是对咨询师的一个考量。因为当你拥有了制定价格的权利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需要承担因为制定这个设置所带来的变动、以及可能造成的压力,而你需要去处理这些压力。

1.你可以参考以下三个方面来制定价格:

1)生活负担

因为咨询师也是人,咨询师也需要吃喝拉撒,也是需要是有收入的。所以你需要考虑你的生活费用,你要负担你的家庭、子女等等。

2)学习成本

因为咨询师的学习其实是极其昂贵的,而且大部分的咨询师的学习是依靠自己付费,所以你需要有足够的收入来保证你在后续的学习中,可以持续地进行学习,而不至于因为一些费用的问题把你卡在那里前进不了,所以这你也是需要去核算你的成本的。

3)当地的消费水平

当然现在的网络咨询也是非常发达的,所以你即便是在一个很落后的地区,你也有可能去接到一些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一些求助。所以,可能如果单纯地从收入这块来讲,可能你可以不那么多地去考虑你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

但是,同时你需要考虑到的一点就是网络咨询和面对面咨询差别还是蛮大的,所以你需要保障一定量的面对面的咨询,因为网络咨询能带给我们的信息量相对要少得多,我们能够抱持的空间也要少得多。

你需要一直保持着地面咨询的这样的一个感受,帮助你在面对面的咨询里去不断地体验、发觉、学习更多的在咨询环境里需要积累的内容,所以你需要保持面对面的咨询,那么你还是要考虑到你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的。

2.咨询收费是不是要保持一致?

对于我来讲,我会是保持一致的,我不管在什么条件之下我都会保持一个一致的收费水准。

保持一致的好处就是可以保证我们自己的内心世界不太动荡,它保持一个相对简单的一个平稳的运转。

因为对于我们,尤其是做动力性的、做精神分析的咨询师来讲,保持我们内在世界的稳定性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尽量的去减少外在的这些干扰元素去扰动我们,然后我们尽量保持这样一个相对简单,相对平静的内在世界,可以减少干扰,去投入更多的情感在我们的工作过程里边。

3.定价的原则

1)咨询师相对轻松

2)不会给来访者造成过大的经济压力

3)对于来访者有一定的压力

咨询师可以根据这三个原则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价位,因此价格高低的确跟地域有关,不同的地域可能收费标准差异还是蛮大的。

另外之前我看到一个文献中谈到,咨询师在制定收费标准的时候,尽量保证:

价位不要太高,不要高于同等水平。如果太高的话,可能你真的需要关注到内在的贪婪、自恋的这样一个情况是不是需要处理?从更长远的现实情况来看,你过高的收费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个案量,最后你的收费可能反而得不到保障。

价位不要太低。如果过低的话,可能同样会带来一些伤害性的影响,比如对于来访者来讲,如果是过低的收费,他所感受到的压力是不足的,他可能探索的动力相对的也会受影响,他探索的动力不足,或者说,如果他知道你的收费,那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一些攻击性的表达。比如他会想我的咨询师已经给了我这么低的价位了,我怎么还能对他不满等等。

在咨询的过程中,你如何去制定你的费用,是需要放到你的真正的临床中,还有你的现实生活中去综合考虑的。

4.关于机构给咨询师定价的建议

机构在制定收费规则的时候,我会给一些建议。当然咨询师可能是要分出等级来,确确实实是很有经验的咨询师和刚入行的咨询师收费标准是不一样的。

我所在的机构制定收费标准的时候,我提出一个建议,就是尽量留出一个可以“滑动”的空间。比如说新手咨询师他原来的定价是200,那我给他的建议是你可以定100到300之间的价格。在这之间,咨询师有自己的一个独立的空间,可以制定属于他的价格标准,因为这对于咨询师本身来讲,这种通过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定价而体验到的自主感是非常重要的。

包括在咨询的过程当中,他可以在临床中和他的来访者讨论价格,来访者对于费用的承受能力等等。咨询师在这样的讨论的过程中,咨询师评估到在原有收费标准上需要做出一些调整的时候,咨询师是有权利去做出相应的调整的。

如果收费标准很僵化,说200就是200,那可能从现实中来看,咨询师确实是没有权利去自主地制定价格,但是这有可能给咨询关系带来一些不可预测的影响。有可能是来访者感觉我的咨询师是很僵化,是很拒绝的,他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不能给予我一些现实中的理解等等。这样可能对咨询工作会造成一些额外的负担。

所以现在我在的这个工作室,执行的是在一个区间内可以灵活变动的收费标准。可能有的咨询师会制定一个比较“奇怪”的价格,在100到300之间,制定一个275,这其实是可以的,因为这是咨询师需要自主解决的部分。

5.调价的幅度

1)调价的幅度可以参考前面讲到的定价的原则

2)还需要考虑到目前个案的稳定度

当你的个案很饱满,稳定度也非常高的话,那意味着你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你的来访者,你有足够的能力去处理你的临床个案,那这个时候你是可以考虑去调整价格,往上涨一涨价格的。

至于这个幅度,因为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嘛,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也是不一样的,你可以尝试着一步步地去做调整。比如你想涨100,为了维持个案的稳定度,你可以分两次涨,一次涨50,那当你确定这50的幅度你可以稳定之后,另外的50其实可以考虑来年再涨。这样你慢慢可以找到一个适合的幅度。

6.收费方式

其实每个咨询师是有自己的一套工作设置,目前在国内就有各式各样的收费方式,而每一种收费方式也自有它存在的道理,并不存在一个绝对的标准。

先付费还是后付费,在你与来访者的工作过程中,经过评估你对来访者建立了一个整体的理解,如果他整体的人格水平相对健康,你们的关系是相对稳定的,我觉得是可以从先付费转为后付费的,你甚至可以在评估期间直接告诉他你有这样的一个收费方式。但是我建议在你完全不了解这个来访者的情况之下,或者是在评估期间,你可以考虑执行先付费的方式。

因为首先我们国内目前的信用体系并不健全,但是咨询师也需要保障自己的利益,如果咨询师自己的利益不能被保障的话,他可能在工作过程中对来访者变得很愤怒,难以在内在世界与来访者建立信任关系等等,这是对咨询师的创伤性影响,不只是影响到跟某一位来访者的关系,还会影响到咨询师跟其他来访者的工作过程。

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可以考虑先用先付费的方式进入工作,当在这个工作过程里边,你觉得你们的关系是可以信任的,工作是可以稳定的,而且这个人的功能是足够支持他后付费的,你可以再转成后付费,而且后付费对于来访者来讲,它可能会有另外一个不同的感受,就是被信任。就是我即便是不付费,我的咨询师也是愿意跟我工作的,那这样的一个感受,对于很多的来访者来讲,他们是很重要也是很需要的一个感受。所以我觉得你可以用这样的一个,就是灵活的方式来处理。

二、定价对于咨询师的意义(咨询师需关注到自己与收费相关的心理内容)费用的调整与制定最困难的是关注到我们的内在世界,既包括咨询师的内在世界,也包括来访者的内在世界。对于咨询师来讲,通过收费这个事项,你可以从你的内在世界看到什么?

1.控制

定价虽然是咨询师的权利,但是这个权利可以是僵化的也可以是灵活的。当你没有办法让自己在一个相对的共情和抱持的基础上去行使这个权利的时候,有的时候它会在咨访关系里造成一些破坏。因为这有可能在咨访之间形成一个竞争:谁有权利来制定这个价格?在调整费用的时候,你需要问一问自己调整费用是来自于现实需要,还是掌控的需要等等。

2.自恋

有的咨询师可能会借助收费来满足自己的自恋性的问题,比如有的老师建议他的学生,说你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你们当地收费最高的咨询师。为什么会这样说?其实对于那位老师来讲,他会借助于我是最高的那个收费标准来传达我是最专业的。

那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再看一看,这恐怕还是有一些问题的。这其实是咨询师在借助高收费的方式来表达:“我是有价值的,来表达我是最棒的、最有能力的”,但事实上并不一定!

有人问:

是不是咨询师收费的水平直接代表了这个咨询师的专业能力?我想这并不等同。可能对于我们去评估一个咨询师的专业能力,更重要的一点是你在咨询的过程中个案的稳定度,可能这会是一个相对而言更可靠的指标。

而你的收费水平和你的专业能力是不是画等号我觉得不好说,尤其是在国内现在的这样一个比较混乱的状况里边,恰恰是那些收费高到不可思议的人,他们的专业能力却几乎连入门都没有完成。那我们说,这个人的自恋问题可能还没有处理好。

而我们咨询师自己的自恋问题没有处理好,在我们的心理咨询的工作中,可能会带来一些很严重的破坏性的影响。所以,当你对自己的咨询收费标准有了一个期待的时候,你也需要去了解这个期待对你自己意味着什么?对于你的咨询工作有可能带来什么?当你对这些部分保持着警醒和反思的态度的时候,这些努力都会帮助你在咨询工作中拥有一个更好的工作状态。

3.贪婪

还有就是咨询师的贪婪,我们每个人内在其实都可能会有尚未修通的贪婪的影子。如果在咨询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办法遏制我们对金钱的欲望。我收到了500的费用想要600,收到600还想要700,我总是觉得钱不够用,我总是想挣更多,那这个时候你就需要去关注到自己内在世界的需要了。它到底来自哪里?来自于你对贫穷的恐惧吗?来自你对不可掌控的未来人生的恐惧吗?是什么促使你对钱的渴望不断地增长?你没办法让自己感受到满足,这是你需要去关注到的部分,还有一些自我关怀的内容也需要被关注到。

包括有同道问到

我为什么在收费的时候觉得那么困难?我没有办法去收更高的费用。这个时候你需要去关注到自己内在的状态,比如对于收费这件事情你会有内疚吗?你会感觉到你在剥削你的来访者吗?当你的来访者跟你一起工作,他要付出他的代价的时候,你自己能够承受吗?……所有的这些都和咨询师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对自我的体验有关。

4.受虐

当你不能够更好地去关注到自己的需要,不能去关怀自己,甚至可能在咨询的过程中让自己进入一种比较受虐的状态。比如咨询师很努力的工作,但是来访者欠费或者是忘了付费,但是咨询师没有办法与来访者去讨论等等。那么这样的一个状态,有可能意味着咨询师早期成长中的一些被伤害的体验,比如说一些受虐的经历,在他自己的情感世界中是尚未修通的,如果咨询师自己的这个部分没有修通的话,那直接的影响就是在你与你的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你也很难去帮助他去理解这些部分,帮助他去离开那样的一个被伤害的情境。

所以钱、自恋、性、权利等等,所有的这些内容在咨询师的自己的成长过程中都是需要去修通的,所以一个咨询师面对钱的能力,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他的人格成熟度。

所以如果你所有的这些部分都已经修通了,那你在咨询的过程中又重新被激活了很多的体验,比如说关于收费的内疚,你就有了一个参考指标,当你对于收费感受到内疚的时候,你就可以去借助于这个体验。这是一个反移情体验的,你就可以借助于这个体验去理解会不会你的来访者在借助于制造你的内疚的方式去控制你,他需要让你当你收费的时候让你感觉到内疚,让你感觉到你在伤害他,从而掌控你们的关系。

当你对自己的这个部分是清晰了解的时候,你就可以在你们的工作中有一个“比较干净、比较光滑的镜子”,然后去看到你们的关系里在发生什么!

如果这部分你自己都不清楚,你也没有修通的话,当这个镜子上呈现出很多图像的时候,你是没有办法去区分这个图像是来自于你和来访者共同的创造,还是来自于来访者,或者是来自于你自己的。所以咨询师去理解自己对于金钱的所有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

三、定价对于来访者的意义(来访者借费用表达的心理需求)

当我们真的进行调价的操作的时候,可能会遇上五花八门的情况。每个人遇到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那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我曾经遇到过的一些情况以及我的理解。大家真正在你们的临床中去处理的话,有可能是跟我今天谈到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为我所能感受到的这些是基于我对我的来访者的理解,基于我之前与他们的关系的积累,所以可能有这样的理解有这样的处理,但是大家自己真正在临床中处理的时候,需要形成你自己的理解和感受,形成你自己的工作方式。

1.告知来访者调价时,来访者常见的一些反应:

1)暴怒

我曾经有一个来访者,在我话音还未落的时候,马上就进入可以说是暴跳如雷的状态:

啊!你要涨价啊!那你要涨价的话我就不来了!到你涨价的那个时间我就不来了!我们就会看到这是一个非常自恋,也非常偏执的状态。

那通常出现这样的状况,就是你看他完全没有办法去理解,咨询师作为一个普通人,他需要谋生,他需要有一些收入来保障自己的生活,他也没办法去共情到咨询师可能在这个涨价的过程里,也是有自己的一些需要的,他其实是没有能力去感受这个部分的。

那这样一个暴怒的状态,也恰恰展现了来访者内在的“施虐”的部分,其实他向咨询师施虐的过程恰恰在提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可能很难获得一些抱持,他可能也一直是在以这种偏执、自恋的方式在被对待,所以他也没有机会去感受到人与人之间那种温暖的、相互帮助的、相互理解的关系模式,所以他才会在跟咨询师的关系里直接呈现出这个部分。

那对于这样的来访者的处理,的确是非常考验咨询师的,因为咨询师在这个时候你需要做的是理解他,在情感中共情他,帮助他看到他的这个愤怒背后的无助、无望,看到他对咨询师、对咨询关系控制的强烈渴望,因为他其实也在用这样的方式去控制咨访关系,他自己要成为咨询设置的制定者,而不允许咨询师成为那个制定者,因为在他的经验里面,他可能感受到的是那个拥有权力更多的人是迫害他的人,而不是帮助他的人,不是理解他的人,所以他一旦感受到那个失控感,他就需要扳回一局,需要去控制他的咨询师!

所以当我们对于他有这样的一些理解的时候,可以帮助我们在情感中去接近他。我们在当我们有能力去感受到是他的痛苦,激活了他这样的一个暴怒的对待咨询师的方式的时候,我们可以保持一个相对平稳的情感状态,允许他表达,听到他所有的痛苦,感受他的痛苦,你知道我们的痛苦往往是在被看到、被允许的时候,就已经被分担了。

所以当他在有了这样一个表达,而他这样的一个控制的努力并不因为他伤害了咨询师而让咨询师也进入一个暴怒的状态去反击他的时候,本身这样的一个情感交流的过程里边,他可能就已经得到了一个修复的机会。所以面对一个暴怒的来访者,我们需要更多的共情和理解。

2)内隐性攻击

还有的来访者他可能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反应,他可能会直接反问: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你看见了吗?这样的一个反问,他可能并不是像我们上面谈到的暴怒的来访者那样子充满了攻击性,虽然他看起来是在开玩笑,看起来是在很和缓的表达,但实际上内隐着的还是控制攻击呀,当然也可能有一些自恋的色彩在里面。

我们需要透过来访者这样的表达去感受他对于咨询师所拥有的权力的愤怒。可能是你凭什么说要涨钱就涨钱?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你是不是太自恋啦?或者你是不是太贪婪啦?或者你是不是拿走了我的很多好的东西给了你自己啦?……

当然我们也需要问问自己是不是对贪婪的自恋的这些控制,对于我们自己来讲,调价是不是真的是我们需要的,那同时你也需要知道在这个关系里边,你的来访者可能真的在用这样的方式让你感到内疚,然后控制你。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那么快速的跟他在现实中去处理这个问题,而是去感受他的情感中在发生什么,然后去理解他的这些表达背后,他的需要是什么,往往在他的需要被看到、被解读之后,他对控制的需要也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3)渴望被特殊对待

还有的来访者可能会表达的更有意思,就是他可能会说

你是不是给别人也涨了?你还是光给我涨啊?”当你跟他深入讨论的时候,他可能会告诉你他的一些期待,比如“你给别人涨我觉得无所谓,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给我涨。有的时候我们去跟他讨论,我们会看到他有一个很深切的渴望,就是我渴望在你面前我是最被宠爱的那个孩子,我希望,如果真的你可以只给别人涨价而不给我涨价的话,我就觉得我是最被你重视的,我是最重要的,我是最被宠爱的等等。

如果你再跟他有深入的讨论,甚至我们可能会看到他一些更隐秘的东西,比如说他可能会说,其实我也知道你的这个收费价格,而且在整个市场来讲不是最高的甚至是偏低的,但是对我来讲我就是难以忍受,因为我希望最好你不收钱,或者是最好是你不但不收钱,你还能给我钱,那样对我来讲,我才能感受到我是被爱的。

所以我们看到所有的他这些表达背后不仅仅是现实层面的东西在推动,他实际上背后有更多的,是一些情感,一些关系中的渴望在推动他做出这样的表达。

4)情感防御

当然还有一些人会说

你干嘛半年就提前告诉我,甚至你提前一年就告诉我啊,这太好玩了!你有必要那么早告诉我嘛?我们看到这个表达背后,他其实是防御了一些情感的。比如说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被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来尊重过的孩子来讲,他可能就意识不到咨询师很早的去告诉他要涨价这件事其实是为了留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倾听他的想法、他的感受。因为他之前所感受到的关系,可能更多的就是被告知有一个决定,然后我去执行就好了,没有人重视过我的感受是什么,我的需要是什么,我的想法是什么,所以当我的咨询师这样对待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原来还有这样的权利。

所以当他向你表达你干嘛那么早就告诉我这太好玩了。可能当我们真正地去理解了这些背后的推动力量的时候,我们感受到的是更多的是来自于这个人内在世界的那些不被尊重的一些哀伤等等,其实这样的话我们也有机会去接触到他的心灵世界里那些被忽视的,那些脆弱的部分。

5)被动攻击

还有一些人,比如他的攻击性还没有发展到足够可以在咨访关系里边去自由的表达的时候,他可能会进入一种比较退缩的状态。他可能会说: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付不了费的话,那就算了,就结束吧。你感受到在这样一个过程里边,他可能表达的更多的是哀伤,而不是我们刚才谈到的那样的攻击,一些会唤醒你的内在的东西,它唤醒的内在体验可能是你的悲伤,而不是你的愤怒,那我们就可以借助于我们的这样一个反移情的体验,去试着了解他内在世界是怎样的一个状况,他的这样的一个表达背后可能表达的是他的无助,表达的是他对于这段关系无法去依恋,或者是一些不得不遵从的这样的一种状态等等。

6)开心

那所有的这些,也是需要我们在与他的工作过程中去看到和处理的。这是对于这个涨价不满的部分。当然同时我们也会注意到,在当我们真的价格调整的时候,其实有一部分人他是很开心、很兴奋的。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些情况,比如说有一些人他其实他也享受一个比较低的价位,但同时当他享受了这个低的价位的时候,他会很内疚。尤其是一些有那个幸存者的内疚的那一类人,这个可能会尤其的明显,就是他会感觉我是不是伤害了我的咨询师,我是不是剥削了我的咨询师,可能有的时候当我们一旦告知,对方就说唉呦那什么时候要调整价格,他会变得很开心:

唉呀你终于涨价了,唉呀你早就该调价了......等等。是会有这样的一种状况的,那这样的一种状况其实也是需要我们去关注到的。就是为什么他会对于你的涨价变得如此的开心?那可能意味着有些东西是你需要去让他也看到的!

2.如何区分来访者是真的遇到经济压力,还是想找借口来希望咨询师降低价格,以感受到被特殊对待?

我处理的方式是,当他向我诉说的时候,我会保持对他的信任。我至少在临床中是这样处理的,当他们跟我谈起他在生活里面,现实的这些压力的时候,我会保持一个信任的态度,然后去跟他们讨论这些压力的产生,这些压力的解决也会在现实层面去做一些讨论。

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就是来访者找借口,希望最好少交钱,然后多获得,这可能是来访者内在的一些剥削的需要在起作用,或者是说就像题目中说到的,他就是想从这里获得一些特殊对待,这都是有可能的,也都是允许的。因为它所有的这些方式本身就表达着他内在的需要,那些需要被关注和处理的地方。

重要的不是这件事情现实中是怎样的,重要的是当他这样做了的时候,这背后有情感的推动,他这样做的动力才是我们需要去理解的。所以如果我的来访者告诉我,经济上遇到压力的话,我就会认定,我在情感世界中接受他在跟我讲一件真实的事情,他有这样的压力,那在后续讨论的过程中,可能慢慢地会看到,可能它真的就只是一个借口,那在你们讨论的过程中,它其实最终还是会呈现出来的。心理咨询师挂靠价格

“我其实还是有能力去承受这个价格的,但是我希望你给我更低的价格”,来访者如果能把这个部分讲出来,其实是基于在你们讨论的过程里边,他感受到了被信任、被抱持,然后他知道在你们的过程里边去讨论,即便是他就是在找借口,他不会感受他被咨询师责备,不会被咨询师伤害。

只有当来访者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安全和信任的关系中的时候,他才会告诉你真实的情况。所以我们在工作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去理解他的状况,而不是去做一个判官,不是去做一个超我去侦察他的现实生活到底在发生什么。

3.调价后如何处理来访者的反应?

1)共情来访者的情绪

2)理解来访者这样表达的目的

3)有时候要抛开谈价本身去讨论

四、如何实施定价?如何应对因调价造成的影响?

1.如何调价?

目前根据我们国内的经济发展情况,肯定是上调居多。因为随着物价的上涨,肯定在一定的时间之内,我们就会需要调整价格,我们会跟着物价上涨的水平做出调整。

那如果要是遇上经济很萧条的时候,你感觉你新调整的价格是不太适应的,不管对你还是对来访者来讲,可能都会有一些破坏性的影响,破坏性多于建设性,那其实你也是可以把价格往下调的。

关于调整价格,如果你有自己的原则,比如说我自己的原则就是每年上调一百块钱,或者是每两年上调一百块钱……你如果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原则的,你可以在你们的咨访关系开始的时候就告诉你的来访者,这样让他自己心里有一个底儿,他就会评估我在这个工作过程中需要以什么样的速度去探索自己,那或者我是否在什么时候我可能承受费用有困难等等,因为他其实他自己的收入也会再涨的。

如果物价上涨,你的收费涨,他的收入随着他的工作经验增多在涨,再有一个我们常常也会发现这个人在被分析的过程里面,他的整体的能力会逐渐提升,那这提升的部分你也会看到他的付费能力会越来越强。

你是可以在一开始就告诉他费用调整的原则。如果你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原则,你也可以在你感觉需要调整价格的时候再去告知你的来访者。

通常就是当你确定你要调整价格的时候,你需要尽早的告诉你的来访者。我通常调整价格的时候最少提前半年到一年告诉我的来访者

我的费用在什么什么时间开始调整到多少。那当你一旦告诉你的来访者,你的费用要调整,可能你就会遇到来访者各种各样的表达,那这个时候就是需要去面对的时候了。

之所以我们要那么早地去告诉我们的来访者,我要调整价格,是因为当我们告诉对方我们要调整价格的时候,他很多的体验会被激活,那我们需要留出足够的时间来处理来访者因调价而被激活的情感。

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半年的时间可能都不算多,因为有的时候他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马上去表达价格调整给他带来的影响的。他可能会留出一定的时间自己去感受、去思考,他可能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才有勇气去跟你讲。心理咨询师挂靠价格

甚至,就是有的时候我们在谈到这个价格调整的时候,我们的来访者可能也不再提这件事情,我们作为咨询师我们就需要去关注到这件事情了。为什么我谈到了这个部分,这个来访者他从来都不提这件事情?我们也需要主动地去跟他们讨论价格调整在他的内心所唤醒的体验到底是什么。而所有的这些情感从感受到讨论,再从理解到接受。也许来访者因为现实情况也好,或者因为他的情感功能也好,不足以支持你们再继续工作下去,他最后选择离开,这也是可以的。

那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调整的。比如说他如果想离开的话,你也需要留出时间来告别,留出时间来为他转介更合适的咨询师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处理的,所以要尽量早地告诉你的来访者,这样你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工作。

那在我们我们刚才谈到了,一旦我们的价格开始调整,那可能就会激活来访者很多的体验,那这个时候咨询师要做的是什么?还是我们刚才谈到的最主要的我们要去倾听。我们倾听的不仅是他告诉我们的这些话语,我们最重要的是倾听他没有讲出来的那些话,去倾听他借助于这些钱所表达的那些情感。

我们在他所有的表达里面,不管他表达的是对于涨费的不满也好、愤怒也好、困惑也好,不管他在告诉我们什么,我们都需要做到的是我们在情感中对他的理解和抱持。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去抱持他所呈现出来的这些情感时,我们跟他才有工作的空间去理解他的这些情感对于他的成长是怎样影响着他现在的感受的,以及他现在在我们的关系里边,在这个咨询关系里边所呈现出来的这样的一些感受,对于他意味着什么?那哪些部分是适应的,哪些部分可能是不够健康的,我们如何去理解和处理这些部分,这些就是当我们调整价格的时候,实际上是给我们创造了很多的机会去了解我们的来访者的内在世界的某些部分,某些方面。所以倾听理解抱持,在我们理解的基础之上给予一些解释等等,这永远是我们在与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的一些工作的基石。

还有同道问到:

我怎么样才能在这个咨询调整的过程里边不被我的来访者所挟持,保证调价比较顺利的进行?那其实对于咨询师来讲,你需要知道,你需要确信的是,调整价格是你的权力,调整价格不是说你在剥削你的来访者,这个价格调整,它意味着很多层面上的一个对于你们关系的创造和保护。因为你只有在你自己在这个工作过程中足够舒适的情况之下,你才有可能为你的来访者提供更好的工作和感受的环境。

所以在调整的过程里边,你需要做到的是你的态度要坚决,你在行使你应得的权利,这完全是可以的。但是在你的情感中是需要有弹性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也会看到这样的现象,但这个咨询师说那这就是我的权利,凭什么不让我涨价,你凭什么愤怒?我们的来访者所呈现出来的这些所有的情感是跟他的成长有关的,他所呈现的这些情感,恰恰是需要我们理解的地方,它是完全有权利去愤怒的。那对于咨询师来讲,你的这个情感中的弹性是你既不会被他逼到墙角里动弹不得,一切被他摆布,被他所控制,你又需要有能力有力量,让他感受到你是可以保护你的权益,你可以保护这个设置的,那这样的话你也给他一个榜样,让他知道在我与别人的关系里边,我可以如何去保护我自己。

所以这就是态度要坚决,如果你确定了要涨价,那就是要你去在这个过程里边保障你自己内在世界的一个平稳。那情感上是有弹性的,这个弹性,更多的是对我们的来访者所表达出来的那些负性情绪有更好的抱持功能。

对于新手咨询师来讲,我的建议在你第一次调整价格的时候,最好你有一个自己的督导老师,在督导老师的帮助之下去度过调整的这段时间,因为每个来访者可能呈现出来的内容是非常不同的。那当你见到这样的一些不同的呈现,恰恰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在督导的帮助之下去理解这样的一个过程所激活的来访者的内在世界,如何去理解,这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学习机会。

如果有可能还建议你,就是在这个时候去与自己的分析师去讨论,因为当你第一次去调整价格的时候,你可能会遇上各种各样的困难,那在这个时候恰恰可能也会激活你内在世界的很多情绪反应,去理解这些部分,一个是对于你自己的健康成长是有帮助的,再有一个,分析师帮助你去承载这些情感的过程里,可以帮助你更好的去处理你调整价格的过程中,你的来访者,激活你内在的很多的情感。

2.低价来访者如何调整价格?

像我的分析师,他就是比如说我给你400次这种学员的价格,那当你过了这400次,从第401次开始,你可能就需要交正常的费用了,你可以参照这样的一些方式。

如果你接受的这个来访者,他的人格状况是非常的差的,那你能不能让自己十年八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的一直保留那样的一个低价,我想这不管对谁来讲都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如果当你感觉到你有困难,一直给他保留着这样的一个低价的时候,那你就考虑需要调价了,因为调整价格不管对你来讲还是对他来讲,实际上是对你们的关系的一个保护。

因为当他一直享用一个低的价位的时候,很可能他内在的一些情感就失去了表达的机会,而对于你来讲可能也是非常困难,一直用这样的方式去抱持你的这个来访者,所以你需要去评估在这个费用调整的时候,这部分地下来访者是否是要跟着一起来调价。

3.如何处理与青少年个案的费用调整?

青少年咨询,一般付费的是来访者的父母。所以你调整费用的时候,你需要跟他讨论调整价格这件事情,而且在青少年咨询工作中,我们会建议定期的见来访者父母,比如你与儿童、青少年工作四次五次之后,要安排一次父母的访谈,是一个交互进行的过程,所以你还是应该有机会去和父母讨论价格调整的一些事项的,因为这些调整本身对父母也会带来很多的影响,他也会激起很多的情感,那父母的这部分情感也是需要处理的。

4.调价对老来访和新来访的处理方式有何不同?

1)新来访一上来直接执行新价格。

2)老来访一般是在新价格开始执行的一到两年后,才开始执行新价格,在此期间仍然执行老价格。

Q&A

Q:有些工作室鼓励一次性缴费20或30次享受优惠,这样否影响咨询关系?

A:是这样的,如果你所从事的是精神分析这个流派的工作的话,那我们是不建议这样做的,因为在所有的工作过程里,借助费用来表达内在世界是极其复杂极其丰富的。

你交30次费用,我给你几次免费,或者说给你多少优惠,我们且不说这样一个商业化的运作本身有可能带来咨询关系的破坏,就是你一下子让他交30次的费用,那单单对他的内在世界可能造成的影响就会有很多。比如反正我已经交了30次的费用,反正我这30次我得在这儿,那可能会破坏掉他一部分探索的动力。比如对于一些在关系中有困难的人来讲,我们在临床中是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的,她一次一次的交费,他内心会是很恐慌的,或者是后付费的话他会很恐慌,他不确定这个关系对它来讲它是不是足够安全的可以停留在这里,于是他可能会主动的去一下子交很多的钱。所以当你看到他主动地一下子要预付那么多费用的时候,这意味着它的内在世界里有很多的情感是需要你去关注,是需要去跟他讨论,是需要去识别和处理的。

你如果一下子让他交那么多钱,恐怕这些信息就被漏掉了,你没有机会去看到,而有些时候他内在世界的这些情况没有被看到的时候,在你们关系里,他内在的安全感可能也就建立不起来了,反而是容易脱落的。

所以,根据我自己的临床经验,我不建议预付那么多的费用,因为现在有支付宝可能会更方便付费,早些年的时候很多人比如说外地的在做网络咨询的,他付费的话他要跑到银行去付费,那个时候我会给我的来访者一个建议,就是说你如果觉得一次付多少次的费用,你觉得你更方便的话可以预10次,最多10次,不能超过10次,超过10次我是不接受的。这其实就是给彼此都有更多的机会去自由的呈现,包括他一次预付你多少次的费用,其实就想那现在这个咨询师是我的了,我可以掌控了等等,所有的这些我们都是需要去关注到的。

Q:经济困难的来访者该如何处理?

A:遇到经济困难的来访者,首先他现实中的困难是需要我们关注到的,他这些困难是需要被我们看到的,被我们承认并且被我们共情到的。那如果他经济困难该如何处理?如果是在他一开始来的时候,他经济就是困难的,你需要问自己,你自己有没有留出来这样的一个心理空间以及时段去专门接待那些经济困难的来访者。

因为你需要去评估,如果你正常的收费是800,那你的这样的一个困难的来访者的收费是300,你需要问一问,在你自己内心,你做好准备了吗?你前面一个个案你收了300,后面一个个案你转头你就收800。这样一个强烈的对比,在你内心,你能够足够平衡地去处理吗?或者是你能够承受多长时间?你可以去很自由地处理这个状况吗?如果你觉得你没有做好准备,那我觉得你还是需要慎重处理这样的一个低收费的。因为这样的一个强烈的对比,我们都是人嘛,这个对比会在我们的内心唤醒很多的情绪体验。

包括我们有同道说:

我给他降了价,我就后悔了。那当我们内在有这些后悔体验的时候,实际上它的破坏性是远远大过给来访者一些低收费所带来的满足的。因为精神分析是一个长期的工作,如果在你的内心已经有了后悔,你已经没有足够的耐力去与他保持一个稳定的工作,那你在情感中很可能就已经抛弃了他,那这样的一个情感中的抛弃对他的伤害可能会是更大。如果要在你们工作过程持续期间,来访者遇到了一些经济困难,然后他提出

可不可以免费?或者是可不可以低价?你需要评估自己是不是可以接受这样的状况。

你还可以给出一些折中的处理方案,比如你可以一个时段给他减少多少费用,那这些减少的费用,他大概要在什么时候把它付清等等。你们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协议,当你们都清楚这个协议之后,你们经过充分的讨论,双方都同意之后去执行,在你们约定的执行期,比如他欠的费没有还回来,那你们就需要去讨论是什么情况,是现实中确实有压力,还是他内在的一些动力导致他没有办法去把这个钱还回来等等。

我们在咨询的过程里边,一切都是可以发生的,所有的这些发生无关对错,重要的是它发生了,而所有的发生背后都是有意义的。我们的工作就是关注正在发生的这些事情,帮助我们的来访者去理解这些事情背后的那些意义。

当然了如果你面对的是那种人格健康度非常低的来访者,可能他真的在现实中是没有能力去归还这样的费用的,因为他的人格健康度越低,他的社会适应功能越差,他挣钱的能力越低,所以可能你也要做好收不回来费用的准备。你要做好准备,但是不代表你做好了准备你就不再去跟他讨论他没有归还费用这件事情。讨论还是要讨论的,但是你承受的能力也是需要有的。

Q:可不可以根据来访者问题的困难程度的不同制定不同的价格?

A: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有些咨询师是会有这样的一个价格的制定的。但是有一个难度也需要我们考虑,往往那些越困难的个案,他的付费的能力往往也会越低。但是对于咨询师来讲,越困难的个案我们应该收取相对更高的一个费用,所以这个操作上恐怕还是有困难的,我自己执行的是一样的,不管线上还是线下,不管困难程度是什么样的,我自己都是一个统一的标准,因为对于我来讲,我会感觉我自己操作起来相对的更容易一点,更简单一点。

Q:先付费还是后付费好?

A:你需要去评估这个人的整体的一个人格水平,国外的经验是后付费,但是后付费的这样一个方式是基于国外常年的一个信用体系,在国内确确实实可能会遇上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信用体系并不健全,如果你现在采用的是后付费的方式,但是你的来访者比如说是一个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的话,那很有可能你工作了,但是费用收不回来,因为对于这样的一种人格水平的人来讲,他们本身的超我是缺失的,他们的共情能力也极其的差,所以对于他来讲,我能不付费我就不付费,所以你可能要冒一些风险。

国内很多的同道,他们可能会,比如说如果来访者喜欢后付费的方式,在前面几次评估中,你也需要使用预付费的方式。

当你对他的评估,他是一个人格相对健康,一个有相对完整的社会功能的一个状况的时候,可以再改为后付费。那按照这个付费方式,你也需要去跟对方去讨论,就是他更希望的是怎样的一种付费方式。这个在你们评估期间,都是可以讨论的。

Q:心理咨询按一小时为单位计算,还是按50分钟计算?

A:通常是按50分钟,也有的,像美国这边也有按45分钟来计算一小节工作的。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是我们人能够高度集中,我们注意力的时间是有限的,大概就是40分钟到50分钟的样子。所以本身心理咨询我们不仅是在用我们的头脑工作,我们还在用我们的情感工作,这是一个高消耗的工作,所以在每一个时段你都需要保证自己有更充分的这样的一个感受能力,一个理解能力,要让你投入的去工作,所以能保障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会有这样的一个时段,这样的一个设置。

再有一个就是我们在这样的工作过程中,我们需要给自己留出充分的这样的一个休息的时间来,那不管是45分钟还是50分钟的工作,你都可以在工作间歇有一个休息的时间,当然你也可以我工作50分钟或者工作一小时,然后我休息半个小时,当然这样安排也是可以的,这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你必须怎样。通常的一个标准是50分钟。

本文案例中涉及到来访者的真实信息,均已经过严格的模糊处理原文发表于:心理咨询师如何定价、调价?

学心理咨询,到简单心理Uni: 简单心理Uni - 最有态度的心理咨询学习社群

免费心理课程领取点击→:《听曾奇峰讲俄狄浦斯期》

人人都能学习的心理咨询专业课程→:了解一下